你这愚蠢的土拨鼠

懒•滥•烂

【情为暮暮】一往情深(上)










*一切ooc都是我的锅










*不要上升孩子













*我爱你们!!!














*拖后腿选手












2018年1月







大厂的风还是很刺骨,100个男孩闹哄哄的挤在一个会议室听选管姐姐讲流程,李希侃缩坐在一个小角落里,他心里明白的很,谁手里拿了什么样的剧本,节目要的效果,他都懂。








选秀节目,其实很讽刺。在这里有人拿着剧本准备飞黄腾达,有人在担心自己会不会一个镜头都没有,没有镜头没有粉丝没有人气就只能等着淘汰,目前李希侃属于后者。








说是担心其实也不算,李希侃刚刚经历了韩国高压训练,亲眼看着自己同寝室的人转眼就已经行程多到不着家,大街小巷也总能看到他的海报,说不羡慕是假的,不然李希侃也不会选择来中国公司放手一搏。









李希侃和家人说好了,再试一试不行就回家。









李希侃本来的梦想也说不上是做爱豆,高中成绩不算好,凭借着不错的外貌打算参加艺考,毕竟做过几年童星,李希侃对自己本来还挺自信,没想到去了很多家学校都碰了壁。后来在比较迷茫的时候遇到了星探,有挺多公司给他递了明信片,多半都是些名字都差不到的野鸡公司,李希侃挑挑拣拣的选了一家最靠谱的韩国公司就走上了练习生这条路。









原本在韩国的补助就少的可怜,还坚持往家里寄钱,虽然这些钱会被父母加倍的打回账户里,但是李希侃还是坚持,可能是想告诉父母自己过的还不错,或者是安慰自己这条路没错。现在回到了中国,和一群讲着自己熟悉的语言的少年住在同一间寝室,还有陪自己在韩国奋斗过的哥们,李希侃挺开心的,美中不足的是补助更少了,少到不足以给家里打回去了。









李希侃好胜心不强,就像现在这样靠在椅背上,看着窗外枯朽的树枝,选管姐姐带着麦克风大声的说着流程,李希侃的心早就不知道飞到了哪里,选秀嘛,看运气咯。










树枝看够了转过头看ppt,公司不出名座位自然也靠后,前面是一群黑压压的脑袋,李希侃只能依稀的看见第一排是乐华娱乐。










李希侃在酒店的房间离乐华不远,晚上总能听到有人在练歌,具体的听不太清但是依稀记得高音很华丽。不得不承认李希侃挺羡慕的,进了公司李希侃都觉得自己被拐卖了一般,公司的工作人员少的可怜,练习生也不多,男生女生还要一起训练。









乐华就不一样了,大家都知道乐华娱乐是大公司,尤其是送了几个练习生去韩国的节目虽然没出道但是也算是小火了一把,关注度自然就高了,但是主要的还是公司给的配置好,高级的保姆车,清一色的小西装,整齐的队伍,把大家看的一愣一愣的。









选秀嘛,就这样吧。









李希侃盯着一个一个大脑袋心里有点烦,还好工作人员及时的喊了休息,屋里的暖气开的很足,李希侃昏昏迷迷的竟然有点睡意,把身上的羽绒服裹紧了点靠在墙上准备眯一下。










李希侃再睁眼的时候发现休息时间已经过了,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具体的给个人讲流程了,李希侃抬眼看了看感觉也没自己什么事情,一转头发现自己旁边做了个人,头发长长的遮住了刘海,还戴了一副框架眼镜,个子看起来高高瘦瘦的,刚好衣服上有名牌。









乐华娱乐毕雯珺。










李希侃正好眯着眼睛打量着自己眼前这个人,高挺的鼻子消瘦的脸颊,再一看一双好看的眼睛正好也看着自己,四目相对场面有点尴尬,李希侃不知道该不该移开视线,只好冲毕雯珺咧嘴笑了笑。








再观察毕雯珺脸上也没什么表情,李希侃尴尬的咳嗽了一下,打算移开视线,这时毕雯珺的手直直的伸向李希侃,李希侃不自觉的向后躲了一下,大哥我就是看看你不至于打我吧,李希侃心里想。








过于温柔的触感落在脸颊上,可能是暖气开的猛或者是羽绒服裹得太紧,李希侃觉得自己整张脸都在充血。









“脸上有墙灰。”毕雯珺见李希侃怕的那副样子,干脆利落的的解释了一下,然后就继续闭上眼睛。










李希侃呆呆的转过脸来,感觉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如果现在有镜子,李希侃觉得自己的脸应该和红苹果一样红,李希侃用余光偷偷的撇了一下毕雯珺,好像有点帅......









节目开始的很快,李希侃第一次看到录影棚,无数的灯光打在那些闪闪发光的椅子上,上面贴着一个一个让人心动的数字,椅子被摆成金字塔的样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金字塔”的顶端,李希侃看了看不远处和队友们坐在一起的毕雯珺,有灯光在他旁边穿过。出道,还是让人心动的,一起出道,可能对李希侃更心动。











李希侃和队友的表演很靠前,节目组的套路李希侃也早知道,开场就是“杀鸡给猴看”。









享受舞台吧,李希侃总是这样安慰自己。反正没什么镜头,A自己也不指望了,可能好好表现一点能给人留个好印象。








跟着音乐舞动,在练习室跳过不知道多少遍,灯光过来有点刺眼,李希侃眼前看不清大脑一片空白,李希侃一直在找机位,面前无数台黑色的相机不同频率的红点,再加上闪烁的灯光特效,眼睛都差点闪瞎,他也干脆也放弃了,导师席上的几个导师表情看起来不太乐观,至于导师席旁边的那个人嘛,李希侃不敢去看。









D这个成绩李希侃很坦然的接受了,有下降的空间和很大的上升空间,最重要的是,毕雯珺好像也是D。









李希侃手里握着工作人员发下来的名牌,D李希侃,D被印的像是个圆圈,和零一样。李希侃也忘了是录制的时候听谁说过的,D像是零代表着从零开始,行吧,其实没什么不好的。










乖乖的和队友坐在一起,录制已经是深夜了,虽然很困但是还是要打起精神强撑着睁大眼睛,毕竟万一一个镜头扫过,可能就是一个镜头也是很好的机会。









李希侃看着台上一个一个的练习生上去,接受导师的评价,有人欣喜若狂拿到满意的等级,有人垂头丧气脑袋着收到自己不愿意承认的成绩,一个一个的表演,大同小异的形式大同小异的音乐,模仿着一样的形式,说实话李希侃看的甚至有点麻木。











这样的表演,这样的一个一个团体,一年不知道有多少个出来,可是被人们记住被人们追捧被人们喜爱的总是那么几个,又怎么知道那个人会是自己呢。








李希侃迷迷糊糊的靠在队友的肩膀上,队友的肩膀有点硌人,李希侃稍微换了个姿势,就听到导师们喊道了乐华的名字,顺势就坐了起来。










乐华这个公司不知道多少个练习生的眼睛在盯着,调侃有钱人的公司是出于娱乐,大公司才是每个人目光的聚集点,乐华就是吧。有成熟的艺人,出道过的团体,在海外练习的条件,可能是在坐所有人真正渴望的吧。










李希侃看着毕雯珺和队友清一色的黑色西服,黑色皮鞋,头发梳的精精神神的,七个人一站果然气质就不一样了,原本有点吵闹的练习生们也变得安静了不少。












歌曲节奏感很强也很快,应接不暇的舞蹈动作和准确无误的演唱,时不时会有一个出挑的高音,对于练习生来说这种表演可以说是很成熟了。










李希侃也在看,毕雯珺跟着快节奏的舞蹈稍微有点吃力,可是当一束追光给到位,毕雯珺上前一步,干脆的开口嘹亮的歌喉,对于定位一直是舞蹈担当的李希侃瞬间心里对毕雯珺多了几分崇拜的心里。










整个表演在大家眼里可能是全A的程度,可是导师的评判标准总是会升高,结果就是毕雯珺拿到了D和李希侃一样。










李希侃不开心的是感觉毕雯珺的实力应该是B,但是也开心是因为这样他和毕雯珺就都在D班了若是老师不给排队形没准练习的时候还能蹭到毕雯珺身边去,李希侃笑了笑又暗骂自己一句,自私,可是自私鬼有什么不好的。













李希侃兴冲冲的在宿舍换上了薄荷绿色的训练服,队友一脸茫然的看着李希侃兴冲冲的样子,还好奇这个永远睡不醒的小狐狸现在怎么这么精神,谁都不知道可能是乐华的宿舍在旁边吧,还是说那种兴奋是第一天发校服的小男生心满意足的把校服当成和同桌的情侣装。










李希侃作为麦锐的一只花,很快在大厂证明了自己李希侃的侃不是白叫的,李希侃完全成功的打入了乐华的内部,天天不是在走廊里追着自己温州弟弟打,就是和黄新淳手挽着手去食堂,偶尔还在练习室和朱正廷讨论舞蹈,可是李希侃还是没有和毕雯珺熟起来,最多的交流还是李希侃把头探进乐华宿舍看到毕雯珺躺在床上看电影,小声的问一句黄新淳在吗。











要是说迈出成功的第一步还要感谢一下明鹏,前几次的考试都是面对倒是的,可是这次考核是真的接受大众审美的考核了,站在有更强光照的舞台下,面对的是一群活生生的有着独立审美的少女,没有人不紧张,这次考核对大家都很重要。












李希侃紧张兮兮的盯着pd手里的纸箱,他甚至想好如果有个美妙的声音喊道自己的名字,他一定会为自己的团队选择一个主唱,一个哪怕有的时候高音上不去但是颜值完全可以担当门面的主唱,毕竟在宿舍没少听到那个人破音。












可是不是每个人都是被幸运之神眷顾的人,李希侃没有如愿以偿的听到自己的名字,原本有点锤头丧气的靠在队友的膝盖上,他心里有点没底,如果没有被选很尴尬。











“李希侃。”李希侃猛地从队友身上起来,差点磕到队友的下巴,惹得大家大笑。













是明鹏,其实李希侃印象不是特别深但是多多少少还是记得的。









李希侃顺理成章的站在明鹏的后面,双手搭上他的肩膀,凑到明鹏耳边说“选毕雯珺吧,他可以做主唱。”








“那我选毕雯珺吧。”










自私鬼其实真的挺好的。










如愿以偿的穿着同色系的衣服,站在一个训练室里,脱离了几十个人的大环境,李希侃觉得练习生里的空气闻起来都比昨天好一点。












毕雯珺作为全队唯一主唱,承担起了所有的高音部分,可是无奈对面同样部分的练习生经验丰富,高音华丽很多。














整个队伍有点着急,可是李希侃其实一点也不着急,自私就是要有后果,现在最大的后果就是毕雯珺感冒了,倒不是感冒了会耽误了训练,更重要的是耽误了训练之后要补强度就大了,而且要是舞台上有什么失误事情就闹大了。












李希侃看了看对着镜子松松散散的练着舞的队友们,李希侃决定去宿舍看看,于是悄悄的拿起黑色大羽绒服把自己整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从后面悄悄溜了出去。












走到半路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折去便利店买了点东西,一包暖宝宝和一瓶暖的蜂蜜柚子茶。













李希侃到宿舍门口遇到了卜凡和岳岳正好出来,两个人都裹着坤音独家定制长款大羽绒服,岳岳只能勉勉强强看到一个小揪揪在外面,有的时候李希侃其实挺羡慕他们的,不知道为什么。









从卜凡和岳岳嘴里听到刚刚王嘉尔导师来过了,李希侃还有点震惊。











不知道是害怕和导师撞到还是害怕摄像机,李希侃悄悄蹭到乐华宿舍的门口,只漏出毛茸茸的小脑袋往里探头,看见毕雯珺正躺在床上,手里还拿着歌词本。












不知道为什么李希侃突然觉得有点怂,自己曾经在宣言上说过,人生只活一次他不怕什么,现在看似乎有点打脸,李希侃再三犹豫了半天,把塑料袋挂在了门把手上,然后飞快的跑回了练习室。










面对队友的质疑李希侃假装揉了揉肚子说肚子痛去卫生间。













训练的日常很无聊,偶尔有人讲些笑话,大家笑作一团,只有李希侃,往日里算是大家的开心果了,今天看起来没什么兴致,练习室里比往日冷清了一半。













有些人虽然生的粗壮可是心思却细腻,比如卜凡,比如刚刚在宿舍门口遇见提着便利店袋子的小狐狸还冲自己笑,现在在练习室里说肚子痛去上卫生间了,卜凡知道李希侃在说谎,可是卜凡并不想直接揭穿李希侃。
















有趣。














吃晚饭的时候李希侃特意积极的拉着黄新淳去打晚饭,当然很自然的就坐进了乐华堆里面,毕雯珺感冒了还是没有来吃晚饭,有队友帮着带饭了。












李希侃假装不经意的问黄新淳,“老毕病咋样了,我们组的训练没有主唱难受啊。”













“雯珺哥好多了,估计明天就能去训练了。”黄新淳大口吃着饭,也没多在意李希侃的问题。










“说起来也奇怪,今天还有人给雯珺哥送了暖宝宝和蜂蜜柚子茶,选管姐姐说怕是什么粉丝跑进来,后来查监控说是个男的,可真奇怪。”坐在对面的黄明昊假装神神秘秘和大家说。













“是吗,那真的是奇怪...”...李希侃本来想附和一下,却被一旁来的人打断了,是卜凡。












“说啥呢,今天洋洋和小弟还在训练,我寻思的带老岳来坐坐,不介意吧?”卜凡192的大高个直接站在桌前,明明都知道卜凡什么雕刻男模的人设早就崩塌了,可能还是长像太过于有攻击性吧,吓的几个xxj呆呆的点了点头。










李希侃心里松了一口气,话题成功的被引开了,可是转念一想才想到,今天在宿舍门口似乎仿佛是遇到了卜凡和岳岳,又想起今天在练习室里那番话,虽说卜凡不是一个组的,但是同样在一个屋檐下,放个屁都能听的一清二楚吧。











李希侃不敢抬头看旁边的卜凡,但是可以很明显的感觉了旁边的卜凡和斜对角的岳岳的目光,完蛋了李希侃心里想,堂堂你侃哥今天怕是要折在这里了。









乐华几个孩子也不敢皮了,吃了几口就找机会溜了,李希侃本来想拉着黄新淳就跑,没想到那个小兔崽子说约了音乐老师中午练声,跑的比兔子都快。









李希侃暗骂这边乐华的崽子靠不住,再抬头发现饭桌上就只剩卜凡和岳岳了。










卜凡在兜里扣扣搜搜掏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十元钱,拍到岳岳面前,“老岳,帮我去买瓶饮料。”岳岳倒是没啥,认命的拿着钱对卜凡说了句,“欠你哒。”就走了,这边李希侃倒是吓的不轻。










“李希侃啊,说说吧。”卜凡端着盘子坐到了李希侃前面,192的大模插着手,皱着眉。
“说...说什么。”李希侃低着头不去看卜凡的眼睛。












“那就去告诉毕雯珺门口的东西是谁放的吧?”说着卜凡抓着李希侃的手就要走,可能是动静有点大,引得其他吃饭的人注意。










“别,我...”李希侃赶紧坐下了,想挣脱卜凡的手可是发现根本拉不开。








“你...是不是喜欢毕雯珺?”卜凡一个直球打的李希侃有点发懵。









李希侃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还好岳岳及时回来了,手里拿着十块钱和一瓶农夫山泉维他命。“呦呵,你俩这是干嘛呢?”很显然岳岳并没有听到。










“来,凡子喝这个凑合一下。”岳岳把水放到卜凡面前,十块钱被压在下面。












卜凡只好松手,拿着水和钱,扥着一脸懵逼的岳岳就走了,只留下李希侃。












卜凡长得高走得快,岳岳紧走慢走两步才跟上卜凡,拉上卜凡的手才让卜凡停下来。











“诶呦,你这是干嘛,不用这样吧。”岳岳知道卜凡有点动气,脑瓜转着想办法要怎么把卜凡哄好。










“你...你这个老岳,气死我了,你干什么拦着?”卜凡甩开岳岳的手。











“得了吧,你没看他那样子,他是自己也不清楚,今天你点他一下,回去让他自己好好想想吧,你呀别操心了。”岳岳把水塞给卜凡,晃了晃十指相扣的手。











“行吧。”卜凡松开手,习惯性的把手搭在岳岳的肩膀上,大步向宿舍走去。










李希侃收拾好了餐桌,刚好走到食堂门口,看到卜凡打着岳岳的肩膀往前走。“你是不是喜欢毕雯珺?”这句话又回荡在耳边,伴随着是卜凡略带低沉的声音,是啊,我喜欢吗?









李希侃躺在床上想了一晚上。










舞台很快就来临了,第一次登上舞台一群大小伙子都紧张的要死要活的,互相在后台打气。毕雯珺站在最边上,看得出了有点紧张,李希侃从选管姐姐那里要了一瓶水,还插了个吸管。













“老毕,喝口水?”李希侃自然的走到毕雯珺身边,把水递给他,语气显得格外漫不经心。









毕雯珺没说什么倒是把水接过来,“老毕你也别太紧张,好好发挥,没问题的。”李希侃看着毕雯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轻轻的拍了拍毕雯珺的肩以示安慰。









“害怕吗?”毕雯珺很少主动和李希侃说话,可能这在李希侃记忆里着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几次。
害怕吗?李希侃点了点头,后来反应了一下又摇了摇头,逗得毕雯珺笑了出来。










“加油。”毕雯珺的声音很好听,不沉重也不尖锐,轻轻的宛如羽毛一下落在李希侃的心上,语调轻诺宛如一下一下的扫在李希侃的神经上,心跳不断的加速,如果没有脸上的妆脸可能真的会变得通红。










很快选管姐姐就来喊了,戴上了耳返检查好腰上的麦克风,最后整理好服装就上了台。白皙的灯光打在舞台上,李希侃头发本来就长有点扎眼睛,现在更加有点睁不开眼了。









“大家好,我是李希侃。”第一次在观众面前介绍自己,李希侃不知道究竟是该看镜头还是观众,慌张的小眼神到处乱看,摄像机就亮着红点。










“大家好,我是毕雯珺。”毕雯珺站的离李希侃有几个人的距离,李希侃侧过头去看毕雯珺,光正好从后面透过来,大屏正好有相机记录的画面,惹得下面的少女尖叫连连。











演出很顺利,副歌处大家一直担心的高音发挥也相当稳定,整个舞台发挥的也比练习室里跳的不知道好多少,一场舞台下来大汗淋漓。汗水从李希侃的刘海落在眼睛里有点模糊,依稀的听大家说自己得了八十票。










八十票,李希侃脑子轰的一声,李希侃知道前几期应当都没什么镜头,虽然李希侃总是爱自卖自夸,可是心里几斤几两李希侃自己心里清楚,说实话在100个人中能排第几李希侃心里也是明白。八十票这对李希侃想都不敢想,周围的练习生都围了上来,李希侃抬头看正好对上毕雯珺的眼神,他嘴角还带着一点笑,眼波中带着点温柔,李希侃也笑了笑。









后来李希侃在竞演结束的晚上去敲了敲坤音宿舍的门。










“内个,我找岳岳。”开门的是卜凡,高大的身躯完全把门口挡住了。










“老岳,找你的。”卜凡这次倒是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叫了老岳。











屋里一阵叮里咣啷的声音,还掺杂着岳岳的喊声,好一会,才出来。












“咋了小侃?找我有啥事?”岳岳头发还有点放飞。













“老岳,你能出来吗?我...我有事想和你说。”李希侃低着头扯着衣服扭扭捏捏的不知道要和岳岳怎么说。这边岳岳倒是大方,抄着羽绒服就出去了。











外面太冷了,两人算计着去了宿舍楼找了个楼梯间,李希侃和岳岳坐在台阶上。












“小侃啊,和哥哥说说吧。”岳岳独特的的北京腔听的李希侃很舒服,不知道为何岳岳身上总有种令人信服的感觉。













“岳岳啊,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了一个人...”李希侃声音有点小,在空旷的的楼梯间还有点回音。












“毕雯珺是吗?”











未完结...










@一个缺缺 下一位老师!!!!超级棒的!!!!










评论(34)

热度(395)